附件是更深入的英文资料,解决了中国互联网早期发展史上的一个疑难问题。有趣的是,共产主义和“点共产主义”(dot-communism"--互联网是公共资源)来到中国都和德国有关。


Werner Zorn:我如何向中国发出第一封电子邮件

2009-09-14 11:00:37 来源: 网易科技报道

网易科技讯 9月14日消息,“首届中国网民文化节庆典”今天在北京举行,网易科技做为支持媒体在现场做了直播报道。

以下为“德国互联网之父”,Werner Zorn教授发表致辞。

主持人 李红:谢谢庹祖海司长对中国网民文化节和中国互联网协会工作的肯定,我们一定不辜负政府的期望,共同肩负起推动网络文化建设的容忍。

在中国互联网早期发展过程中,不少的国际友人为我们提供了热情友好的帮助,Werner Zorn被誉为“德国互联网之父”,他帮助中国成功发送了“跨越长城、走向世界”的电子邮件,并在中国接入国际互联网、注册.CN国际域名等历史事件中提供了无私的援助,被中国网民亲切地称为“互联网时代的白求恩”。下面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Werner Zorn教授发表感言!

Werner Zorn:22年前为期四年的项目让我们今天再次走到一起,在这里我用十分钟时间给大家讲述一下,这其中还包括参与的时间,我前思后想准备这样说。为什么花了四年时间才从中国发出了这么一封具有历史意义的邮件。第二,我们当时面临的最大阻力和障碍是什么,第三,最高兴的时刻是什么时候,第四个问题最关键的时刻是什么时候,第五个问题,目前还不清楚的一些事实是什么,第六个问题,长期来看最大的收获是什么,最重要长期的工作是什么。


我说一下第一个问题,为什么花了四年时间才发出这封邮件,当时我在北京参加一个IT大会,当时我做了一个演讲,演讲主要是讲计算机网络的,当时我讲出这个概念,大家说要把这个概念实施出来,但是要首先花费一年时间来学习如何建立德国作为中转站。第二年解决的了再用三年时间克服我们面临的障碍。

当时我们面临的主要阻力困难包括哪些。第一,我们要建立到中国可靠的,并且便宜的数据传输服务,大家要了解当时的背景,在当时电话业务是极其昂贵的,大概每一个呼叫平均花费10美金。第二个障碍,在中国的系统平台上实施CSNET业务,这是基于美国的产品。第三,如何双方来筹措钱购置所需的计算机和通讯器材,其中包括运营成本。

现在回答第三个问题,最高兴的时刻,最高兴的时刻是1986年5月27日时发现,在中国和意大利之间居然有未人所知的X25的业务所在,这意味着我们只需要花3个月的时间把连接从意大利延伸到德国,在1986年8月28日的时候我们设立了比较便宜的远程业务,王教授就可以通过连接了。

第四个问题,最关键的时刻,我想最关键的时刻应该是1987年9月13日凌晨2点半,这也是我们按照预定的时间离开北京的前一刻,我们发现从北京到德国的连接失败,结果是显而易见的,就是放弃我们现在正在所设的项目,回到德国。关于最后时刻的问题被幸运的解决,大家可以登陆我们的网站,参照我们详细的资料,这资料有德文、英文、中文的。

第五个问题,目前还不清楚的一些事实,就是大家还有误解的方面,对于这一封邮件从北京发出去9月20日,现在官方答案,邮件是9月14日打出来存起来,9月20日也是我们解决了刚才我提到的第四个障碍后发出去的。

根据中方资料来源,大家标注这封有意义的邮件从北京发往德国,我要陈清,不仅仅发给德国的这个城市,而是我们以抄送的名义发给世界很多地方,收到邮件的人也立刻回复邮件给我们表示祝贺,而我们只是在收件人这一栏发给了我们自己,因为我们想在我们家乡的邮件里存一封这样有意义的邮件。


现在回答第六个问题,从长期来看,最大的收获,我想不止止是我们这个项目,而是同时其他的网络活动,造成最大影响的是1987年11月7日,我们获得当时连接中国的许可,是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的许可,没有他们的许可,把中国与世界其他国家连接起来不会成为现实。如果大家想了解更多的信息,可以登陆我们的网站,在会议期间嘉宾讨论中间也会涉及到这个话题。

再次感谢大家今天的出席,谢谢大家听我的致辞,也感谢当时给我巨大帮助的各位同事,谢谢! (本文来源:网易科技报道 )


 

 

Contact Info.

Room 204, School of Public Policy & Management, Tsinghua University, Beijing, CN  Post Code: 100084

Phone: 86-10-6279-7177    Fax: 86-10-6277-3826

京ICP备09047864号

Email: cui-zy@tsinghua.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