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分红是公共财政的本分

来源: 《中国财富》杂志社    发表日期:2008-06-02


??? 主要消费品价格的持续上涨正在加剧中低收入人群的生活困境,与加息、退税和放任通胀相比,国家直接向全民发钱是有效补贴穷人的最佳方式,而且是公共财政的表现形式之一

??? 今年1月召开的上海"两会"上,上海市政协委员、上海汽车集团副总经济师刑普提交了一份《建议研究全国人民每人发放1000元以分享财政收入高增长的提案》,提议"通过向全国人民每人发放1000元的方式让人民直接分享改革开放的成果,作为CPI高增长的补贴,以快速刺激内需"。

??? 虽然上海市政协提案委员会以"这是全国的问题,不只是上海的问题"为由拒绝予以立案,但事情经媒体披露后,立即引起轩然大波,最后成为全国"两会"一个热点。表面上,刑普的提案的确有些荒诞不经,但是,既然政府可以向国民征税,为什么就不能向国民发钱呢?况且,如果放到公共财政的语境下讨论,社会分红本来就是公共财政的题中应有之义。

??? 全民分红属"国际惯例"

??? 我国民众或许已经习惯了只有国家向国民征税,而没有国家向国民发钱。但"两眼向洋"就不难发现,国家向全民发钱是十分正常的。比如,为了应对次贷危机所带来的经济衰退,2008年2月7日,美国参众两院通过总统提出的1680亿美元退税法案,以刺激美国经济。什么是退税刺激呢?最简单地说就是,全民发钱。按该法案:美国的单身纳税人将享受一次性退税600美元,夫妻加倍,儿童每人补助300美元,不需要纳税的低收入者——包括靠社会保险退休金生活的老人和退伍残障军人——也可获得退税300美元。

??? 这不只是遭遇经济危机的美国所独有的现象,一些国家在经济欣欣向荣时向全民发钱也不罕见。2008年2月15日,也就是中国农历新年刚过,新加坡财政部长尚达曼宣布:2007年新加坡财政盈余达64亿新元(约合人民币320亿元),创1994年以来最高纪录。为还富于民,新加坡政府决定从中拨出18亿新元(约合人民币90亿元)直接向社会分红, 其中8.65亿新元(约合人民币43亿元)将分两次在4月和10月份作为红利发给年满21岁的国人,粗略估计人均可分到400新元(约合人民币2000元),穷人与老人受惠更多。

??? 事实上,已经有一部分中国人充分享受过全民发钱,这就是香港人所谓的"派糖"。2003年4月,"非典"肆虐香港,港府出台了118亿港元的舒缓民困措施,把退税支票直接交到纳税人手中。最大的一次"派糖"发生在前不久。2008年2月27日,香港财政司司长曾俊华发布了任内第一份财政预算报告,对各阶层"大派糖果",出台多项减税措施,减少政府300多亿港元收入,额外支出400多亿港元,以致明年财政转盈为亏,综合赤字预计75亿港元,是港府历来最大手笔的"派糖"行动。

??? "派糖"是服务型政府的本分

???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公共财政"成了舆论热炒的话题。社会分红实际上就是公共财政的题中应有之义,是服务型政府不可推卸的责任。政府原则上是没有自己的利益的,国民困难的时候派点糖算什么呢?景气的时候分点糖又算什么呢?如果政府有红不分,会不会直接导致自肥,甚至酿出种种不良后果,比如政府规模扩大和官员腐败呢?近十年来,一部分地方政府的办公楼,甚至包括一部分中央部委的办公楼,越盖越高大,越建越奢华,是不是与政府手里面紧攥的财政收入越来越多紧密相关呢?

??? 经济学上,"社会分红"由来已久。早在1936年,英国经济学家詹姆斯.米德就在《经济分析与政策导论》一书中提出:"国家将从投入社会化企业的资本和土地获得利润。它可以将利润的一部分作为社会分红分给消费者,将另一部分作为对社会化企业的再投资。"米德后来进一步提出:直接分给每个公民的"社会分红"能够在经济萧条时期扩大消费,可作为"反周期"的政策工具。

???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崔之元可能是最早在中国公开提出系统的社会分红方案的学者。早在2006年,他就建议成立"中国人民永久信托基金",按设想,这将由166家中央国企利润的50%作为本金组建,再将"中国人民永久信托基金"投资收益的50%作为社会分红发给每个公民个人。

??? 崔之元提出"中国人民永久信托基金",不只是受了米德"社会分红"概念的启发,还来自于美国阿拉斯加州的社会分红实践——该州在1980年通过了一份叫"哈蒙德方案"的永久基金分红计划,让全体居民共享1968年在阿拉斯加州的普拉德霍湾所发现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权益。

??? 社会分红更加普惠和高效

??? 就普惠和高效而言,社会分红比退税或减税可能要好一些。因为分红发钱没有中间环节,是直接的、透明的。减税则不一定能直接惠及普通民众。中国目前的主体税种是流转税,而不是所得税,如果减税,收益主要为企业享受,低收入群体的受益相当有限。即便是减免个人所得税,穷人也没有直接收益,因为穷人本来就够不上个人所得税的门槛。
??? 不只是减税,其他的任何经济措施可能都不如社会分红普惠和高效。比如为应对去年不断上升的CPI,中国人民银行已经连续六次升息。这是不是普惠全民了呢?非也,因为今天的中国高度贫富分化,据有关数据,我国不足20%的高收入群体掌握着超过80%的居民储蓄,另有数据显示,中国5%富人拥有近50%的居民存款。因而升息只是锦上添花,而当前最需要的不是锦上添花,而是雪中送炭。

??? 越来越多的观察和分析显示,当前我国的的通胀形势与国际热钱大举投机中国紧密相关,甚至可能是最主要的原因,外贸顺差里面存在热钱的水分。如果考虑到这一点,全民发钱可能更是不二之选,因为击退热钱,自动让国内通胀无疑是以牙还牙。要考虑的是投鼠忌器,即自动让国内通胀会极大地影响一大批中低收入者、退休人员,尤其是下岗失业者。如果国家能够直接发钱,则可以有效避免殃及无辜的池鱼。

??? 况且,近几年来,国家财政收入一年一个新台阶,2003年突破2万亿元,2005年突破3万亿元,2006年接近4万亿元,2007年突破5万亿元,已经具备对全国人民特别是困难阶层人士做一点通胀补贴的物质条件。为什么还不做呢?

http://www.zgcaifu.com/news_detail.asp?t_id=2689

 

 

 

Contact Info.

Room 204, School of Public Policy & Management, Tsinghua University, Beijing, CN  Post Code: 100084

Phone: 86-10-6279-7177    Fax: 86-10-6277-3826

Email: cui-zy@tsinghua.edu.cn